首頁» 新聞網» 媒體北理» 媒體理工

“合體”後的民法典草案,有四大看點


原文標題:“合體”後的民法典草案,有四大看點

原文鏈接:http://www.xinhuanet.com//mrdx/2019-12/24/c_138654112.htm

  由民法典各分編草案與民法總則“合體”而成的完整版民法典草案,23日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審議。這標志著備受關注的中國民法典呼之欲出。

  從明確禁止高利放貸、進一步完善防止性騷擾有關規定,到合理確定無效婚姻的情形、完善高空抛物墜物責任規則,民法典草案的諸多新看點值得關注。

  看點一:禁止高利放貸

  民法典草案合同編明確規定:禁止高利放貸,借款的利率不得違反國家有關規定。

  “在基礎法律中明確禁止高利貸,代表著在國家層面對高利貸進行堅決禁止和嚴厲打擊的態度。”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民法典研究中心主任孟強說。

  網貸變成“套路貸”,“現金貸”變身高利貸……近年來,民間借貸領域問題頻出,既影響正常金融秩序,也給經濟社會穩定帶來隱患,亟需通過法律進行規範。

  孟強說,這一規定在繼承現行合同法有關規定的基礎上作出了更加明確的宣示,也與最高人民法院近年來制定的民間借貸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相銜接,爲應對民間借貸領域有關問題提供更加充分的法律依據。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王轶表示,我國無論是法律傳統還是人們的普遍認知,對高利貸行爲都是保持一貫的否定態度,形成了社會在這個問題上的基本共識。此外,禁止高利貸也是爲了鼓勵人們將更多資金投入到實體經濟,這在當前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背景下,有重要現實意義。

  看點二:明確“機關、企業、學校等”的防止性騷擾責任

  此次提交審議的民法典草案人格權編中,對此前草案規定的“用人單位應當采取合理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職權、從屬關系等實施性騷擾”作出修改,將“用人單位”修改爲“機關、企業、學校等單位”。

  隨著近期曝出個別高校教師性騷擾學生的消息,社會各界對完善法律法規防止、懲治性騷擾行爲的呼聲進一步高漲。建立防止性騷擾的“防火牆”,必須明確容易發生性騷擾的單位、場所的有關責任。

  “機關企業是利用從屬關系實施性騷擾的多發場所,而學校則是未成年人和年輕人最爲集中的地方。從勞動關系上來看,這些地方確實不都是用人單位。”孟強說,這一修改實際上將負有防止性騷擾責任的單位範圍進一步明確,也讓法律在防止職場和校園性騷擾方面更有針對性。

  “對于性騷擾,其實還有不少需要明確的問題,例如構成性騷擾的行爲界限在哪兒,生活中大家開的一些玩笑究竟是否屬于性騷擾,機關企業學校應該采取什麽樣的措施來有效防範性騷擾等。”王轶表示,這些問題一方面需要通過有關單位的摸索實踐來積累和形成共識,爲司法機關辦理案件提供事實依據,一方面也需要通過法律的實施、司法的案例來讓紙面上的條文落到實處。

  看點三:婚前隱瞞重大疾病,撤銷婚姻找法院

  如果發現愛人婚前身患頑疾卻故意隱瞞,這樣的婚姻基礎還存在嗎?此前提請審議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三審稿規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不如實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或者人民法院請求撤銷該婚姻。此次提請審議的草案對此修改爲,由人民法院統一行使撤銷權。

  孟強表示,實踐中,婚姻登記機關更多是對結婚登記的要件形式進行審查,而婚姻登記機關既沒有能力、也沒有法定職權對于一方是否健康、是否隱瞞重大疾病等事實進行核實和認定,所以這項職權交由法院來行使更有可操作性。

  王轶說:“家庭關系的核心和基礎就是夫妻關系。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無效婚姻的撤銷權交給人民法院這樣的司法機關來行使,其審慎程度是遠高于婚姻登記機關的。這體現出民法典在立法理念上對‘家庭’的高度重視。”

  王轶同時表示,現實中對于“重大疾病”的具體名類難以明確規定,因此該條款具有相對開放性,授權法官在審判實踐中積累經驗和共識。在判斷是否構成足以撤銷婚姻的重大疾病時,法官一定要征求相關領域人士的專業意見,作爲個案處理判斷的重要依據。

  看點四:防止高空抛物墜物,物業要盡安全責任

  近年來頻頻發生的高空抛物墜物事件,被人們形象地稱爲“懸在城市上空的痛”。之前提請審議的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規定,建築物管理人應當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高空抛物墜物情形的發生。

  孟強認爲,相對于此前提請審議的草案,這次民法典草案侵權責任編新規定進一步明確了建築物管理人主要是指物業服務企業,能夠有效督促物業服務企業負起責任,及時檢查、維修、加固高樓外部設施,加強對業主的宣傳教育,在必要的地方安裝能夠拍攝高空抛物墜物的攝像頭等設備,爲有關部門及時調查高空抛物墜物事件提供證據等。

  王轶表示,大多數情形下,建築物的管理人是由物業服務企業擔當,明確物業服務企業的安全保障義務,有利于裁判者在面對具體糾紛裁斷時進行法條適用。

  “在治理這一‘頑疾’的過程中,要充分協調發揮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刑事責任的作用。對于高空抛物墜物致人損害構成犯罪的,要追究刑事責任;沒有構成犯罪但違反了行政法有關規定的,要追究行政責任;同時給受害人造成損失的,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多管齊下綜合發力。”王轶說。

  

分享到: